刘钧说:“我一直觉得雷帕霉素的性质很有意思,该药非常稳定——因为特殊的化学结构,其细胞吸收率高。”